9月30日讯 克日,巴萨中场保利尼奥接受了《加泰罗尼亚日报》的专访,回忆了自己整个足球生涯的种种经历,他表现自己的经历“就像坐过山车一样”,他还谈到了和现队友梅西之间的一些趣事。

你是怎样开启职业生涯的?

--我在五岁的时候,就开始踢室内足球了,我一直在街区的一个球队踢,直到我去了葡萄牙。我在那待到了11、12岁,虽然当时就要换更大的新球场了。后来那我去了糖面包山球队,我的爸爸妈妈一直陪着我,他们很信赖我。如果他们需要工作更长时间来让我继续踢球,那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。我的未来当时还是未知数,我踢球是因为我爱足球,我当时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,但我不在乎。

后来有人找你去立陶宛踢球。

--是的,那是在2006年,我16岁的时候。当时我还在糖面包山踢球,我踢的是中场,我一直都是踢这个位置,有时候更偏防守一点。但我一直很想位置更靠前。

为什么你去立陶宛了呢?

--这是个很好的机遇。我当时还是个孩子,维尔纽斯的那家球队有很多巴西人,他们在那很长时间了,也已经很是顺应球队了。对我来说,一切都是崭新的,这是一段探险的旅程。虽然我当时还很年轻,但我明确我应该要去,这是在经济上扶助我父母的最好方式。不是说我们当时连吃都吃不饱,而是因为我的父母工作太多了,我爸爸在圣保罗政府机关工作30年了,我原来想在成为职业球员之后让他早点退休,但他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热爱他的工作。我的妈妈是超市的经理。我想资助他们,因为立陶宛给我的工资比在巴西获得的工资要多得多。

16岁还很小,不是么?

--是的,我想离开我的祖国,我想出去踢球,我想实验新的工具。但是我从来不是受款项的驱使,我没有把它放在第一位,当时也一样,虽然当时我还很年轻。最后我开始了三年半的离家生涯,我只去过维尔纽斯,我当时和一个巴西球员住在一起,但还是感受很伶仃,你远离了你的家人,远离了朋侪,远离了在圣保罗的一切...一开始七八个月很艰难,后来我的女同伙来了,后来经历了一些种族歧视事务后,我去了波兰。

--发生了什么呢?

--当时在球队里有八个巴西人,一切一开始都很好,直到有些种族歧视的事情泛起。他们对我说了什么?就这种情形下通常会说的那些话,大师都知道的。这让我永生难忘,这不仅仅发生在我的身上,也发生在我的那些队友身上,我遭受了很多痛苦。后来到波兰后我做了一个答应:“如果再发生这样的额事,我会马上回巴西。”当今天下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接受,我只希望各人能够尊重别人,没有其他的了。尊重所有人,就像我尊重其他所有人一样。

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--我有很强硬的性格,因此当我作出决定的时候,很难去改变。我就是这样的人。很幸运,我去波兰之后没有再有类似遭遇,那儿的人都很尊重我,但我永远都忘不了在立陶宛所经历的。

其时在立陶宛你没想着回巴西吗?

--固然。有时候我会自己问自己:“为什么我在这里呢?我在这里做什么呢?如果我不需要这些...”我当时很孤苦,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更让我深受攻击,我的父母不在身边,哥哥不在身边,我会想着回去。而这段经历让我越发成熟了。在波兰的时候问题在其他方面,俱乐部没有实现它所承诺的,当时我也决定要回来,我等候着我的条约竣事。任何人要是看到球队没有给自己付应有的工资,一定会不等赛季结束就走人的,我没有,我坚持到了最后一天。

最后,你回到了巴西。

--我回去了,但当时的想法很明确:“我不会再踢足球了!永远都不会!”为什么呢?在波兰我完完全全受骗了。我只想要安平静静简简朴单的生活。但我一直在为自己的权力作斗争。在波兰我推行了自己的合同,但他们没有。因此,在回到巴西之后,我不想知道任何关于足球的事情。我曾经的俱乐部糖面包山,希望我能回去。什么波兰,什么糖面包山,我哪都不想去,我放弃了,结束了。我不知道在我身上为什么发生这么多事。我有伟大的父母,我曾经拥有一切,我之前从未遇到什么难题...不想再继续下去了。

那为什么后来又开始踢球了呢?

--由于我的女儿出生了,我的第一个孩子。我那时跟我前妻也这么说:“我不会再踢球了!”厥后她就指责我说:“好,若是你不踢球,你接下来做什么呢?你还会做什么?你另有比踢球做得更好的事吗?”我的父母也很坚持。所有人都坚持让我继续回来踢球。我呢?我照旧没有被说服,直到我的前妻跟我说:“你这是对你怙恃的不尊重!他们为你支付了一切!你岂非已经忘了在你五岁以来他们为你做的那些事了吗?”

后来他们说服你了吗?

--是的。那时间已经已往了两个星期,我在圣保罗不出门也不训练。我什么都不做,糖面包山的司理打电话劝我:“请回来吧,试一试,如果你以为欠好,可以再走。”然后我拒绝了他,说我不想再踢球了,而且糖面包山能提供应我的人为相比波兰来说差距太大了。但这也不是钱的问题。最后,因为我女儿的出生,加上我妈妈和前妻的建议,我回糖面包山了。我只向他们要了一所屋子,和我的妻子和女儿住在一起。我不能再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了,因为我需要建设一个新家,担起我作为父亲的责任来。他们为我们租了一间公寓。

后来你回你的老东家了。

--是的,但是当时我们还在巴西的第四级联赛,我想要提高自己,重新享受足球。后来我们升到了第三级,接下来一年我们升到了次级联赛。我在场内和场外都学到了很多,我这一生发生了很多事情,很多也许是其他球员一辈子都不行能经历到的。我的一生就像是在坐过山车,我是指场外的生活,在球场里就不是了。在踢球的时候,一切都很简单,我永远都在享受,一切都过得很好。

后来你去了巴甘蒂诺,又去了科林蒂安。

--我在所有俱乐部都发生了一样的事。许多人谈判论我,谈我的状态,谈我的踢球气势派头,但你会发现很多人不相识你就集会论你。我一最先很难明白人们的议论,他们不领会我、不了解我的履历、不了解我的家人、不了解我所经历过我所遭受过的一切,就开始随意指责我。这发生在科林蒂安时期,我脱离巴甘蒂诺的时刻也遭受了人们的品评,我从来不去听。我只想起劲事情,让我的家人过得好。我可以一无所有,可是只要有他们,一切都足够了。

最后,你在科林蒂安获得了乐成。

--是的,是蒂特给了我成为冠军的时机。他帮了我很多,好比在2011年,我收到了一些报价,我在科林蒂安训练中央的时候,经纪人打电话给我:“你有一份国米的报价,但是你得连忙做决定,只有五分钟。”我哭着走进更衣室,我的一个队友Ralf问我:“你咋了?怎么哭成这样?”“我得在五分钟之内决定是留下仍是去国米。”我回覆他说。后来我去找蒂特谈了,他很真诚地告诉我:“决定权在你手中,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离开的好时候,然则照样你自己做决议。”我回到换衣室,眼泪还在眼眶打转,想了想,我对自己说:“我留下。”随后我马上穿好衣服,出去训练。当我踏入草坪后,我给蒂特比了个大拇指,这代表这我会继续留在科林蒂安。

你赌对了。

--我在五分钟之内做了决定,我不会忏悔。后来我们拿了所有的冠军,我就这样开启了科林蒂安的优美经历。后来在2013年的时候,我收到了两份报价:罗马和热刺。在巴西我已经险些拿到一切了,我因为博阿斯选择了热刺,因为他极度喜欢我。

但这次你过得不太好。

--第一年挺好的,我的气概十分适合英国足球,但经历了世界杯1-7失利的伤痛后,一切都越来越糟。六个月中我几乎都没怎么上场,我觉得已经到了离开热刺的时候了。

你后往复了中国。

--我知道要是我去了那里,可能就要在足坛销声匿迹了,但我的想法很明确,我需要踢球,不管在那里都一样。我想谢谢斯科拉里对我的信托,我知道我会去一个很少能被注重到的地方了,我知道这样一来就很难再进国家队了。但我只想踢球,在这一刻我只想着我自己,我不是从英格兰逃走,我只是想重生。在中国我有一段美妙的经历,拿到了6个冠军,特殊是,我还收获了中国球迷的喜好。

然后巴萨就给你打电话了。

--这是一次绝无仅有的机会。我很明确地和斯科拉里讲:“如果不是巴萨,我是不会离开中国的。要么我现在就走,要么我就永远都不会走。”他也理解我,知道俱乐部不放我去巴萨是很不公正的。看上去这笔生意业务不会发生了,但是,最后还是实现了。

这让你再一次陷入了评论。

--不管我自己身上发生几多困难,我总是不能躲开成为焦点。这会让你在精神上变得更强盛,我从人生的所有经历中都学到了很多器材。我的一生就是在不停地挑战,但是没有挑战的足球也不是真正的足球了,它让你以更好的方式适应一切。

在巴萨正式接触你之前,已经有一些非正式的接触了,是吗?

--(笑)是的,哈哈。在六月份和阿根廷踢友谊赛的时候,我当时正在和威廉罚任意球、还有另外一个队友,我不记得是谁了。突然,我看到梅西在后面,他逐步靠近我,然后跟我说:“你要去巴塞罗那吗?”就在我们要罚恣意球的时候,他跟我这样说。“如果你想带我去,就带我去吧,我会去的。”我回答他。我突然很重要,就跟威廉说:“你去罚随便球吧!”在角逐结束后,我和梅西交流了球衣,他让我没能罚谁人任意球,但现在我在巴萨了。

(编辑:Angelina)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admin]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